中国老舍研究会网站

《四世同堂》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批判

2014-8-12 14:39| 发布者: 老舍学| 查看: 1384| 评论: 0

摘要: 作者:王玉林 来源:www.laoshexue.com 发布时间:2007年09月25日 www.laoshexue.com   老舍在其百万言巨著《四世同堂》中,对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表示了强烈地愤怒,对日本军国主义恃强凌弱、色厉内荏、 ...
作者:王玉林 来源:www.laoshexue.com 发布时间:2007年09月25日 www.laoshexue.com

  老舍在其百万言巨著《四世同堂》中,对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表示了强烈地愤怒,对日本军国主义恃强凌弱、色厉内荏、外强中干的虚伪特征进行了深刻地剖析,指出了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扩张政策没有出路,日本军国主义穷兵黩武必将自取灭亡。
  "七七"卢沟桥的炮声彻底暴露了日寇侵略中国的浪子野心。短短几天之内,日本以武装侵略的手段占领北平,从此北平市民陷入深重灾难,小羊圈胡同的人们从此失去和平安宁的生活,每天与他们相伴的是武力的恫吓,经济的掠夺,血腥的杀戮。
  满载全副武装的日本兵的汽车时不时地开进小羊圈胡同,抓走这里的居民,日本军人们用枪托和刺刀上演着一幕幕血腥的惨剧,而被屠杀的对象,则是手无寸铁的善良的平民。北平沦陷的八年期间,仅只小羊圈胡同被直接杀害、饿死等非正常死亡人数,高达近二分之一!
  首先是钱诗人一家几遭灭门之祸:二子仲石与日本兵同归于尽,长子孟石和钱诗人的太太死于日本兵的淫威与对日本兵淫威的抗议之下;之后,小文夫妇、桐芳、祁掌柜、小崔、李四爷、七爷、未成年的妞妞-----,相继死于日本占领者的杀戮和酷政。就连卑躬屈膝地投靠日本的汉奸们,也一个个地成为侵略者的殡葬品:大赤包、冠晓荷、祁瑞丰、胖菊子,无一幸免。日本占领者给北平带来的只有野蛮的暴力、凶恶的统治和血腥的杀戮。这就是日本政治家们所说的"大东亚共荣"。
  伴随残酷的军事占领的是肆无忌惮的经济掠夺。日本占领者欺行霸市,强买强卖,恶意逼迫中国工商业破产倒闭,垄断中国市场。他们强迫中国店铺销售日本商品,把滞销商品强行摊派给中国店户:"他们按照商铺存货的多少,配给新货,他们给你多少是多少,他们给你什么你卖什么。他们也许只给你三匹布,而配上两打雨伞。你就须给买主儿一块布,一把或两把雨伞,不管人家需要雨伞与否。"对此,连最老实巴焦的祁掌柜也从心底发出:"他妈的!"咒骂。即便如此,祁掌柜仍然未能逃脱日本占领者的魔掌,被迫害致死。
  在日寇的侵略和统治下,"南方的出产被日本人搬空","华北成了死地"。最后,日本占领者"一道命令,北平所有的面粉厂与米厂都停了工,大小的粮店都停止交易。存粮一律交出,新粮候命领取。面粉厂的机器都停止了活动,粮店的大椭圆的笸箩都底朝天放起来。北平变成了无粮城。"
  不仅如此,日本占领者的公开掠夺真真是无孔不入。他们强迫北平市民购买日本收音机,强迫北平市民献铜献铁。而在北平的所有日本人,无论士兵还是强行进入中国的日本平民,几乎都是公开的强盗。日本士兵在搜查祁瑞宣家时,偷走韵梅的簪子:"日本人顺手拿起韵梅自己也不大记得的一只镀金的錾花的短簪,放在袋中,然后又看了大清地图一眼,依依不舍的走出去。"他们在释放被关押的祁瑞宣时,强行勒索走瑞宣的皮夹子。就连日本人的走狗冠晓荷递给日本兵香烟时,日本兵也把他的嵌银烟盒强行装进自己的口袋。
  日本占领者抢夺一切,他们不分男女老幼地"不怕丢人现眼"地进行公开抢劫。连"穿着和服,低着头走路的日本娘们",也"在市场上,胡同里,见东西就抢。她们三五成群跑到菜市场,把菜摊子和水果摊子围上,你拿白菜,我拿黄瓜,抓进来就往篮子里塞。谁也不闲着,茄子,西葫芦,一个劲儿地往袖筒里装。抢完了,一个个还像漂漂亮亮的小瓷娃娃似的叽叽呱呱的有说有笑地各回各家。"进入北平的日本人变成了世界上最无耻,最野蛮的,公开的强盗。"日本人"三个字,在北平市民的口中,成为野蛮、粗野、霸道、无耻、"坏",而且是最不要脸的"坏"的代名词--"凭什么打人呢?你们这一家子都是日本人吗?"
  日本军国主义的野蛮残暴,来自于他们的狂妄;他们的狂妄使他们成为厚颜无耻的睁着眼睛说瞎话,自欺欺人的恶棍,就连被军国主义思想毒化的受过高等教育的日本学者也不例外。《四世同堂》用生动的形象提供了两个案例。
  日本教官山木,作为一个动物学家,竟然大颜不惭地给中国师生作如此不知廉耻的训话:"报告给你们一件事,一件大事。我的儿子山木少尉在河南阵亡了!这是我最大的,最大的,光荣!中国,日本,是兄弟之邦;日本在中国作战不是要灭中国,而是要救中国。中国人不明白,日本人有见识,有勇气,敢为救中国而牺牲性命。我的儿子,唯一的儿子,死在中国,是最光荣的!我告诉你们,我很爱我的儿子,可是我不敢落泪,一个日本人是不应当为英雄的殉职落泪的!"
  老舍借用祁瑞宣的心声,揭露日本军国主义思想的本质:"你的儿子根本不是为救中国而牺牲了的,你的儿子和几十万军队是来灭中国的。""我没想到你,一个学者,也和别的学者一样的糊涂!你们的糊涂使你们疯狂,你们只知道你们是最优秀的,理当做主人的民族,而不晓得没有任何一个民族甘心作你们的奴隶。……日本人亡不了中国……你们须及早的觉悟,把疯狂就叫做疯狂,把错误就叫做错误,不要再把疯狂与错误叫做真理!"
  日本军国主义的疯狂已经浸透到众多日本人的血液,日本文艺家井田也在表演着疯狂的舞蹈,而且是贴上一张"反战"面具的,更加令人作呕的丑恶的舞蹈:"日本是先进国,它的科学、文艺,都是大东亚的领导,模范。我的是反战的,大日本的人民都是反战的,爱和平的。日本和高丽的,满洲国的,中国的,都是同文同种同文化的。你们,都应当随着大日本的领导,以大日本的为模范,共同建设起大东亚的和平的新秩序的!"
  针对井田胡言,老舍写道:"世界上会有这样的无耻,欺骗,无聊,与戏弄。……井田,在十几年前,的确是值得钦敬的一位作家,……居然也会作了日本军阀的走狗,来戏弄中国人,戏弄文艺,并且戏弄真理。由井田身上,他看到日本的整个的文化;那文化只是毒药丸子上面的一层糖衣。他们的艺术、科学,与衣冠文物,都是假的,骗人的,他们的本质是毒药。他从前信任过井田,佩服过井田,也就无可避免的认为日本自有它的特殊的文化。今天,他看清,那井田不过是个低贱的小魔术家,他便也看见日本的一切都是自欺欺人的小把戏。"
  如果说:"日本军阀只杀了中国人",而日本的某些文化人和知识分子,却"勒死了真理与正义"!正如小说中的所展示的日本文人口中的所谓反战,和平,文艺,与科学,"是要叫全世界承认黑是白,鹿是马。井田若成了功--也就是全日本成了功--世界上就须管地狱叫做天堂,把魔鬼叫做上帝"!老舍一针见血地指出,正是日本军国主义的狂妄,使他们变成了色盲,使山木、井田这些学者们变成嗜好战争的疯子。
  日本人嗜好武力,以为凭借武力可以征服中国。但是,这只是狂妄下的自欺,他们有着极大的侵略野心,却没有足以占领全中国的军队与实力,而且,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也没有可以战胜中国的底气。特别是在他们吃到侵略的苦头的时候,隐藏在他们野蛮而横暴的粗野外表下的怯懦本性便开始暴露无遗。
  在意大利投降,日本海军在太平洋战场上遭受重创,日本当局感觉他们的侵略命运岌岌可危的时候,"北平的日本人奉命每人结交十个中国朋友",老舍蔑视地揭露日本人色厉内荏的可憎面目:"一边杀人,一边交朋友,简直是莫明其妙,叫人恶心。"
  随着战争的进程,日本人的武力开始走下坡路,日本占领者怯懦的本质便日渐暴露出来。小羊圈胡同的日本人吓得"把院门插上,搬了些重东西顶住大门,仿佛是在准备巷战呢!""日本军阀发动战争的时候,他们为日本国效力,参预占领和抢劫;然后又参预战争。可是,现在,伴随战争的失败,"他们害怕极了。------光荣和特权刷地消失了,战争成了噩梦一场。他们不得不放弃美丽的北平,漂亮的房子与优裕的生活,像囚犯似的让人送回国。"
  侵略战争,非正义战争,不会有好的结果。老舍揭示道:"侵略者也须大量的,不断的,投资……随着士兵的伤亡,便带来了家庭的毁灭,生产力的缺乏。"参预侵略战争的人,"不管他们是受了有毒的教育与宣传,还是受了军阀与资本家的欺骗,既然肯扛枪去作战,他们便会杀戮中国人,也就是中国人的仇敌。"所以,"他们必须死在战场上;他们不死,便会多杀中国人。是的,必须诅咒他们,教他们死,教他们家破人亡,教他们和他们的弟兄子侄朋友亲戚全变成了骨灰。他们是臭虫,老鼠,与毒蛇,必须死灭,而后中国与世界才得到太平与安全!"他们只配得到一个结果:"死在异域,教女人们抱一小罐骨灰回去。"
  战争屠杀人民,战争也无情惩罚了战争了贩子。在《四世同堂》中老舍进一步从日本军国主义文化特质上探寻日本侵略者必然灭亡的原因。老舍深刻地指出:"小事聪明,大事糊涂,是日本人失败的原因。"他并且剖析日本军阀的文化心理:"琐碎使日本人只看见了树,而忘了林,因而也就把精力全浪费在阴险与破坏上,而忘了人世间最崇高,最有意义的事情。"
  在小说中,老舍还形象地把日本军国主义者比作"北平人不喜欢笨狗与哈巴狗串秧的'板凳狗'-一种既不像笨狗那么壮实,又不像哈巴狗那么灵巧的,撅嘴,罗圈腿,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矮狗。"它的根本过错即在于狂妄,"讨厌而不自觉","他们以为自己是'最'字的民族,这就是说:他们有来历最大,聪明最高,模样最美,生活最合理------他们的一切都有个'最'字,所以他们最应霸占北平,中国,亚洲,与全世界!"日本"武士道的精神,因此一变而为欺人与自欺,而应当叱咤风云的武士都变成了小丑。"
  这是日本军国主义的最大的错误,他们以这种错误的意识传染和奴化日本民众,便在为周边国家送去灾难与死亡的同时,也为日本民族预先铺设下了驶向灾难与死亡的轨道。对此,清醒的日本人看得非常清楚。虽然,在日本军国主义的强权毒化下,清醒的日本人为数不多,但是他们仍然在可能的条件下表达着他们反战的声音。他们反战的声音虽然还很弱小,但是,伴随侵略战争的失利,日本军阀侵略计划的失败,日本民间反战的声音必然越来越强烈。小羊圈胡同的日本老婆婆向齐瑞宣明确表达了她的和平观,发出了声讨日本军国主义和日本军阀的声音:"我诅咒那教这两个孩子的父亲变成骨灰,妈妈变成妓女的人!"这是日本民族正义的声音,这种声音代表了日本民族的希望和未来。
  老舍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就告诫日本军国主义者:"肆意侵略的人到头来准自食其果。"侵略,扩张,永远没有出路。正像老舍所说:"你们须及早的觉悟,把疯狂就叫做疯狂,把错误就叫做错误,不要再把疯狂与错误叫做真理!

(本文作者:北京语言大学图书馆馆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中国老舍研究会 老舍学网站 ( 工信部 京ICP备15044481号 公安 11010802029916 )

GMT+8, 2022-9-30 05:06 , Processed in 0.035988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