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老舍研究会网站

想起了日本老舍读书会

2006-8-25 11:13| 发布者: 网站管理员| 查看: 1543| 评论: 0|原作者: 范亦豪|来自: www.laoshexue.com

摘要: 这些年,在电视上看到有些当红的主持人或什么什么"星",面对万头涌动的狂热的粉丝们,说着时髦的一口港台腔的"普通话",我心里实在不是滋味。偶尔地,我也关心过年轻人的阅读情况,有点儿担忧。这些时候,就 ...
这些年,在电视上看到有些当红的主持人或什么什么"星",面对万头涌动的狂热的粉丝们,说着时髦的一口港台腔的"普通话",我心里实在不是滋味。偶尔地,我也关心过年轻人的阅读情况,有点儿担忧。这些时候,就常常想起我亲见的日本人学老舍学中国话那份痴迷和认真。

  有两年我在东京附近的一所大学任教,其间一段时间曾经应日本著名的汉学家中山时子教授的邀请,给她的老舍读书会讲老舍。周末,在东京教育会馆的大教室里,早早就坐满了听众,都是老舍读书会的会员。其中有大学教授、讲师、大学生、研究生,也有退休的职工、企业家,还有一批家庭妇女。年龄从二十多岁到七八十岁,有的老会员是拄着拐棍儿来的。这个读书会由中山时子教授创建,每个周末学员们都聚在一起读老舍的作品,五十多年从不间断,在我看来简直是奇迹。他们参加读书会没有任何功利目的,就是喜爱老舍的书,喜爱北京话,甘愿把每个星期日搭进去,场租费、讲课费也由大家出。中山先生现在八十多岁了,身患重病,每次还是由她主持,坐在下边认真地听讲。。五十多年,《骆驼祥子》《离婚》《我这一辈子》《四世同堂》和短篇名作不知读了多少遍!

  他们对老师的语言要求非常高,必须是纯正的北京话。听课的时候,学员们认真地注音,对儿化和轻声更是绝不放过。学普通话以北京话为标准音,而北京话不讲究儿化和轻声是不行的。儿化有丰富的词义和感情的色彩,它带着浓厚的北京味儿。你说"我卖了二斤白面",没事儿。你要是说"我卖了二斤白面儿",如果是真事儿,就是枪毙的罪过了。没有轻声就不像北京话。轻声关系到词义,"老子",这个"子"轻读和重读意思差远了,您试试!而且轻声带来的音乐美是北京话的一大特色。而在我们有的明星大腕儿那儿,儿化没了,舌头卷不起来;轻声也取消了,因为他要往港台腔那儿靠。

  可是日本老舍读书会认准了儿化和轻声。最近中山先生主持出版的给日本人读的《 正红旗下》详注本,注出所有的儿化、轻声。他们还打算再出一本《骆驼祥子》,把里面的儿化音全都注出来。

  我曾经问过一些年轻人:"读过《骆驼祥子》吗?""看过,张丰毅、斯琴高娃演的。""读过《离婚》吗?""噢,我看过,李丁演得不错。"

  我听着心里阵阵发凉。不读原著,你会失去多少东西!而且现今的影视改编,有的演义得离了谱儿,跟读原作全不是一回事儿。

  人家日本人把老舍当宝贝读,对咱们的字音那么地较真儿,咱们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中国老舍研究会 老舍学网站 ( 工信部 京ICP备15044481号 公安 11010802029916 )

GMT+8, 2022-9-30 05:06 , Processed in 0.035994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